第四百八十章七杀殿第四阎罗!-叮叮小石头
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output class="gwdw"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/output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

<sup></sup>
新笔趣阁 >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> 第四百八十章七杀殿第四阎罗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百八十章七杀殿第四阎罗!

        离开那座湖泊的陈渊,丝毫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,也不知道他的舅舅其实并没有陨落,相反,还因为之前他破去了天机的缘故,察觉到了吴道子的踪迹。
       之后经过一番搜寻后,将目标定格在了陈家村。
       然后....找上了他。
       并且通过吴道子的口将有人欲对他动手的事情告知了他,并且....还给了他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主要现在的心神也不在那个素未谋面的舅舅身上,他大部分的心神都在自己的身世上面。
       前朝余孽竟是他自己!
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确切的消息给了他不小的冲击。
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慈恩寺那个有印象的虚言和尚,也在他的心里埋下了疑惑的种子,他那位前朝太子的父亲,
       也第一次进入了他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 他没有死!
       那么,又在哪里呢?
       项家当初追杀他们母子二人的真相又是什么?
       这些问题都在他的心中埋下了种子。
       得知了很多答案,但同时又多了很多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不过,至少他现在的念头是通达了的!
       他之所以不先去沉血湖寻找机缘,而是先来到陈家村探寻身世的原因,除了因为此地更近之外,便是因为此事已经成了他的一个执念。
       这个执念,从他当初在平安县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。
       若是明知道答案,还不去了解的话,势必会影响到他的修行。
       凝一三境中,前两个境界,虚丹和实丹都能够通过修行来增长修为,但天丹这一层次不行,需要先明悟天地之意,才能更安稳的突破!
       而明悟天地之意,首先便得念头通达。
       他所做的一切,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修行!
       他的道,早在通玄天宫之时便已经明悟了,勇往直前,不惧一切,这其中势必是不能够留下瑕疵的。
       这一次前来,便是来弥补这个瑕疵。
       陈渊来的时候,遇上了陈有铁夫妇,离开的时候也很巧,他又在一处农田中看到了他们的身影,他没有现身,而是默默感知,确认陈有铁妻子身上的顽疾已经除去了大半,才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       陈家军,陈家村,陈有铁....
       这也算是他为数不多释放善念的时候了。
       这也算是他心境的一个比较细微的变化。
       早在他曾经在京城闯须弥幻境,借助众生之力毁了它的时候,本身的心境便已经有所变化了,面对敌人,他仍然睚眦必报,灭人满门。
       但面对自己无害,尤其是底层百姓的时候,他有了一抹善念,所以当时才会专门传信给汤山,让他们善待百姓。
       别的地方陈渊管不了,他没有那么大的能力,但汤山是他早就决定好了的基本盘,必须要稳固,而百姓,便是基础。
       其中或许他还有其他的目的,但俗话说的好,论迹不论心,论心无圣人。
       前几日他在请教吴道子一些事情的时候,对方也提及到了百姓,说普天之下最普通最平凡的百姓才是一个王朝的基石。
       当初前楚覆灭之时,还有不少百姓感念太祖恩德,对司马家不认同,也就是其立国两百年,让底层的百姓逐渐忘却前朝,才逐渐稳固了局势。
       可据他观察,时至今日,种种原因推动,司马家并不是很得民心,百姓对朝廷只有畏,没有敬。
       陈渊听了之后若有所思,或许也正是朝廷不得人心,他才能在汤山拥有如此稳固的名声,几乎就是在世青天。
       同时,吴道子还告诉陈渊,普罗大众的百姓便是国运的重要来源之一。
       他并不指望陈渊成为一个圣人,但这一点还是要他清楚的。
       等到民心所向,才是真正的时机已至。
       因为民心所向的时候,往往就是江湖所向的起点....
       在陈渊看来或许这就是帝王之道的一部分,大伯在看出了他的野心之后,便一直在有意的提点他。
       总之,在陈家村的小半个月,他收获良多。
       算是不虚此行!
       ......
       ......
       江都府城。
       陈渊隐匿踪迹又回来了这里,之前关于唐门那一战的风波还没有完全散去,毕竟,一府之地不同于偌大的江湖。
       这里每日的新鲜事儿并不是很多,而唐门覆灭对于江都府的人来说,便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消息。
       想要完全散去,至少也得几个月的时间。
       不过也正因此,陈渊了解到了不少关于他的事情,其中就包括了自己在风云榜上的排名暴涨,直接晋位二十一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只差一步就能进入风云榜前二十。
       这件事他倒也没有觉得太过惊奇,早在他轰杀了唐献卓之后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步,他那时候还在猜想,登仙楼会不会将他直接进入前二十。
       现在看来,倒也算是按照正常的情况去排名,没什么出奇的。
       真正让他惊讶和无语的是江湖中某些人对他的吹捧有些太高了,尤其是左承宗、魏无缺、白长卿以及以前的一些对手还趁此机会添油加醋。
       将他近乎塑造成了一个横压一个时代的绝世天骄。
       跟他活在一个时代,既是幸运也是悲哀。
       有真君之资....
       怎么?
       为什么不来个,他为人皇,还镇压世间一切敌呢?
       是真的不知道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这句话是吧。
       他已经出了那么大的风头了,偏偏还这么搞,若是左承宗魏无缺等人在他面前的话,他真的会冲着他们说一句:
       “我**真是谢谢你们了!!!”
       有如此大的名声,何愁那些仇敌不来杀他?
       真以为对方会弱智的一直派虾米来一个个给他送菜成长吗?
       他看着身上的那副装着一副画的木盒,沉吟了许久,或许,他大伯的卜算之道还真的有亿点点厉害。
       就这种情况,他势必不可能一路平安。
       东瀛倭奴,古家强者,乃至是前朝余脉,谁都有可能会对他出手。
       既如此的话,也只能将计就计,按照大伯的说法,主动将他们引到沉血湖了,在此处,进行一场了结!
       当然,陈渊也没有将希望完全寄托在大伯的手段上,他真正的依仗其实还是皇屠刀内正在修养元神的摩罗前辈身上。
       这才是他最大的底牌。
       而这一点,大伯根本不清楚。
       陈渊回到江都府城的时候,此地的善后也已经彻底的了结,据他所打听到的消息,唐门余孽所剩无几,
       正在被蜀州武者追杀。
       那些利益也已经彻底分配完,其中唐门在蜀中的产业以及山门,都被上官氏和刘氏,通过一些手段出售,又获得了一批不小的利益。
       而这些利益,则是他们三方共分,没有那些江湖武者的份儿,他们拿的都是唐门积累中的一些浮财。
       刘振宗与上官御也很聪明的各取两成半,至于大头,还是分给了不在此处的陈渊身上。
       上官御是兄弟情谊,刘振宗则是真的想以此跟陈渊加深利益关系,这些世家的眼光都很毒辣,即便是如今尚还能称得上太平,他们便已经在提早准备了。
       而这还只是江湖中的称不上决定的世家,那么真正屹立千年不倒的仙门,是不是也看出了如今的局势呢?
       这一点陈渊不知道,但他觉得应该会有。
       因为,世上没有蠢人。
       当你将别人当成蠢货的时候,其实在别人的眼中,你自己才是彻头彻尾的蠢货!
       了解完当下的一些实事,陈渊便踏上了前往沉血湖的路途,为了让对自己有敌意的人被引到那里,陈渊在隐匿行踪之余,还刻意的暴露了一些。
       不多,但足以让人察觉到他的必经之地就是沉血湖!
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又得大开杀戒了!
       仇敌就像是韭菜,必须得隔一段时间割一次,现在,他只希望来的敌人中,能有为他带来气运的人。
       这样,他会更加喜欢!
       在行进的途中,陈渊也通过一些手段,拿到了关于沉血湖的一些情报,算是先提前了解一下大致的情况。
       此地位于蜀州边界,与血州紧邻,再加上湖水泛红,才得名沉血湖....
       这里平日里渺无人迹,少有人去,盖因此地有些邪异,传闻中,此地乃是大凶之地,普通人路过此地很难存活。
       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关于这里的诡异便也就更加让人望而却步了。
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些也都只是传闻而已,不可信。
       为了拿到更准确的消息,陈渊途中专程去了一趟登仙楼,动用了自己的权限,才算是真正了解了这里的情况,那些怪异的传说基本上都是假的。
       实际上,此地数百年前曾是一座魔道大宗的山门,但被一位大能所灭,硬生生将此地打塌,凝成了一座洼地。
       后有人在此地通了一条河,才得以称之为湖,只不过那时还比较小。
       二百余年前,司马家篡位之时,南疆调出了一支兵马勤王,于此地同司马家的一支铁骑与此地厮杀。
       只可惜最终还是为朝廷所灭。
       而两支军队结成战阵的杀伐,又在此地打的昏天黑地,将那湖扩大了数倍,根据登仙楼所记载的情况。
       那一日,双方数十万兵马厮杀,流出的血都将那湖水染红了。
       再后来,那血红色的湖水一直没有散去,有人心中生疑特来调查,才发现此湖底部有一座红砂矿脉。
       在交手的过程中被打了出来,这才一直染成红色。
       而之所以称之为沉血湖的来源,很大一部分便是因此,至于另外一小部分,则是此地确实有些怪异,
       就算是一片叶子也会迅速的沉下去。
       曾有武者不信邪想踏水而行,最终沉溺于此。
       至此,沉血湖的邪异传说才渐渐传开。
       总体而言,并没有什么太多出奇,陈渊了解后也没有耽搁,还是继续前行赶路,同时继续故意显露一些踪迹。
       历时数日时间,陈渊终于横穿了半个蜀州,来到了他的目的地,沉血湖!
       在来的过程中,还曾有附近的百姓规劝他绕路而行,不要犯险,说此湖已经埋了不少的人,但都被陈渊笑着拒绝。
       望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沉血湖,陈渊长出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此地确实如登仙楼所记载的一样,通体赤红,乍一看,真有点被血染红的意思,不过他并没有闻到一丝一毫的血腥气。
       陈渊蹲下身子,将手放到湖水中目光微微有些沉思。
       根据之前机缘所指引的情况,那所谓能助他领悟天地之意的灵木就在湖中,那么....是现在就去取,
       还是再等一等?
       思索了片刻后,陈渊最终还是按捺住了冲动,准备等解决掉来犯之敌后,再去取自己的机缘。
       不然,真要是万一陷入了顿悟中,又十分恰巧的遭遇了来犯之敌,对他而言实在是有些不太妙。
       修行,尤其是领悟的时候,最好还是要心无旁骛,无人打扰。
       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后,陈渊现在甚至还盼望着想要杀自己的人尽快现身,不要太墨迹,免得耽搁了自己的时间。
       但出乎他预料的是,一直等到了天色渐暗,周围都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       眼见这种情况,陈渊想了想还是决定再等等....
       翌日,昏暗的天色重新泛起了白昼,陈渊独自一人在那沉血湖边的一处青石上面盘膝打坐了一夜,睁开双目之时,眼神难免有些失望。
       怎么....还不来?
       自己的名声都这么大了,还不赶紧对自己动手,等什么呢?
       这一日正好是景泰九年二月初二,龙抬头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见无人打扰,陈渊还是继续将心神沉浸在了修行当中,再等一日,若是对方仍然还不现身的话,那就不等了。
       直接取走机缘,然后迅速的隐匿行踪。
       他陈某人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可没有闲心在这里陪他们闲玩儿。
   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时值正午,阳气最为炽盛之时,打坐中的陈渊耳边响起了久违了的摩罗前辈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他说:
       “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‘来了!’
  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陈渊立刻睁开了眼睛,双目瞬间一亮。
       终于....来了!
       而一来,便不是什么小动静。
       黑云自四面八方而来,携带着一股汹涌的杀意,恐怖的气势让人心悸。
       “场面倒是不小。”
       陈渊抬起头环视了一圈,明白对方的打算,这是在封掉自己所有的退路,周围不知不觉间,已经结成了大阵。
       且...是合围之势!
       “陈渊,你倒是让本座好找,居然藏在了此地!”
       一道嘶哑的声音,自四面八方的黑云中响彻,带着一股庞大的压力。
       陈渊笑了笑,藏?
       他可是一直在此地等了许久呢!
       “陈某也等了阁下多时了。”
       陈渊丝毫不露惧色,直面黑云。
       虚空中,四面八方的黑云汇于一体,一张足有百丈大小的鬼脸缓缓出现,在陈渊上空淡漠俯视着他。
       像是在看一个蝼蚁。
       那是一股从骨子里透出的蔑视。
       “很好,不愧是中原第一天才,胆魄不俗,只可惜,本座最喜欢杀的,便是那些所谓的绝世天才,
       你....也不例外。”
       “这里倒是一处不错的葬身之地,沉血湖,陈渊,不错,不错....”
       嘶哑的声音从那鬼脸黑云内传出。
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这里的确是一处不错的葬身之地,但究竟是谁沉在这里,还尚未可知,阁下高兴的太早了。”
       陈渊淡淡一笑。
       “本座知你有些依仗,不然也不会如此气定神闲,但方圆百里都被本座一一查探,没有任何人潜藏于此,
       单凭你自己,难道还能抵挡住一位化阳真人?
       谁给你的自信,不妨说出来,说不得,本座真的忌惮也说不定。”鬼脸面具嘿嘿一笑,显得有些神经质。
       “说出来容易,但阁下一直藏头漏尾,也未免有些太失风范,究竟是何方神圣,可敢现身让陈某一观?”
       陈渊凝视着那鬼面朗声道。
       他还真的挺想知道,来的究竟是哪一方的人。
       化阳真人现身截杀,也确实足够看得起他,知道单凭宗师手段,就算是前十的实力也不能妄言可以诛杀他。
       “本座真不知该佩服你的胆气,还是蔑视你的无知,好,你既然如此想知道本座的身份当个明白鬼,
       那本座便满足你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本座,七杀殿第四阎罗,转轮。有人特意找上七杀殿买你的命,为此不惜请本座出山,如何,可知足了?”
       百丈鬼脸自报家门。
       陈渊目光很认真的点了点头:
       “知足了。”
       虽然有点意外居然是七杀殿的阎罗动手,但他也没有多少惊骇,摩罗前辈在此,就算是传说中的七杀殿殿主亲至他也不虚。
       更何况只是一个阎罗。
       倒是买他的命的人有些奇怪,毕竟七杀殿的价格可是很贵的,完全不如自己动手,除非是不想暴露身份。
       会是....谁呢?
       谁这么想他死呢?
       “死在本座手中,你也算是不枉中原第一天才的名号了,可惜,当初你若是加入了七杀殿,也没有今日之灾祸了。”
       转轮阎罗开口道。
       “就你一人吗?”
       陈渊的眼中有些失望,在他的天眼之下居然没有气运显露,白让他等了这么久。
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转轮阎罗有些惊诧,陈渊莫非是失心疯了?
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失望而已,白让陈某等了这么久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想吓退我,仅凭一张嘴可做不到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吓退你,没必要,阁下既然来了,便将命送到这里吧,说来当初凝罡境时也被你们七杀殿的人截杀过,
       这些恩怨陈某也一直记在心里,今日便暂且先做个了结吧,想必,一位阎罗之殇,足以让七杀殿肉疼了。”
       “狂妄,本座倒要看看,你有什么本事,居然敢在我面前放出这等狂言!”
       须臾间,一股庞大的压力朝着陈渊笼罩而来。
       “好,那就让阎罗见识见识!”
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求!

  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cxfyw.com。

/嶀琈意/i轩渺/耍赖ing/文文木木/傲娇公主的内心独白/诡术。
/开局一把神弓:我完爆了大神/abc没有f/快穿之恶毒女配成为光/二姨日常黑脸/春雨渡舟/排骨汤.。
/剑量天下/冰舞寒蝶/重生心动/凉小柒/牢人与海/宇宙鸽。
冬至入九,同学们不畏严寒,列队来到学校运动场,个个精神饱满,等待着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的响起。
物理特级教师朱晓月老师和地理何芸老师用pad执教了两节信息化教学演示课,受到了与会专家、老师们的一致好评。
台上的小选手们态度认真投入、表演形式多样,而台下的小观众们有热情、有品位、守秩序、懂礼貌,使得整个过程气氛热烈欢快、组织井井有条。
党领导下的共青团队伍有没有影响,有没有生气,有没有开展好活动是一个重要的方面。
图为演出现场演出现场,非常热闹动感的舞蹈,彰显青春活力动听的歌声,表达出心中深深的爱手牵手,让爱传递到你和我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