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霸权之人-花下青梅酒
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output class="gwdw"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/output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

<sup></sup>
新笔趣阁 > 五行自然道 > 第11章 霸权之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1章 霸权之人

        燕轻尘内心暗叹:如果,当今世界之中,普便拥有了这种技艺。那么,每一天里,所节约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都将难于计算!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微叹过后,他再度运转灵气,将这块“毫无立场”的合金,分解成众多、细小的亮点,然后,归入到那砣残渣之中。
       须臾之间,这砣“色衰”的残渣,就恢复成初始模样,成为一块正常的岩石。燕轻尘放下这块岩石,缓步走下山峰。他意念一动,出了金珠空间。
       转天一早,燕轻尘于切菜之际,又多了一丝意外。
       因为,这把菜刀甫一入手,燕轻尘就透彻地感觉到,他与这把菜刀地联结,竟有种血脉相连之契。同时,这把菜刀内部的形态,也于刹那之间,就层次清晰、立体分明的,尽现于他的脑海之内。
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燕轻尘还有一种错觉:似乎,这把锋利的菜刀,自亘古之初,就与他形影相随,陪伴了千百万年一样,已然与他难割难舍。甚至,成为了他的器官,身体的某一个部分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意到刀到,随心所欲。并且,脑中纤毫毕现。
       因为,这把菜刀的刀刃,在切开蔬菜、肉类的纹理时,锋刃所产生得细微变化,皆如高清摄像抓拍一般,尽数呈现于他的眼前、脑海之中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此刻的状态,若有人不明所以,从其背后观之。他们一定会以为:这不是谁在煮饭烧菜。而是,一位卓绝的艺术大师,正在即兴挥毫、醉默淋漓……
       爷俩的这顿早饭,又在畅爽、惬意中完毕。燕轻尘看了一会儿书,感觉时间刚好之际,他这才起身出门。
       昨天姑姑打来电话:今天上午,她要回堡子看望爷爷,表姐也会一起来。
       枫林堡山路难走,姑姑带得物品又多,她要燕轻尘到山脚处,帮忙拿一拿东西。姑姑与他约定的时间,是上午九点半。九点二十分,燕轻尘闲庭信步,轻盈地来到山脚处。
       九点三十五分,姑姑与表姐俩人,路上还未见踪影。于是,燕轻尘致电询问。
       姑姑已然出了集贤镇。几分钟之后,娘儿俩就会到达山脚。适才,她们去了爸妈那里,所以,这才耽搁了一会儿。
       姑姑叫燕安云,是爸爸的姐姐,早年嫁去了邻县,与枫林堡之间的距离,大约一百公里左右。姑姑是一名中学教师,毕业班的班主任。她平时上班、补课比较忙。
       因此,姑姑只有于过年、过节之际,或者,寒暑这两个假期时,才能抽得几天时间,回枫林堡看望爷爷。
       表姐叫徐慧燕。——父母的姓氏,各取了一个字。表姐比燕轻尘大三岁。她同燕轻尘一样,这个暑假过后,就升级为大四学生。
       表姐读得是经贸专业,学校就在本省省城。燕轻尘读得是法学专业,学校则位于帝都。俩人从小到大,姑姑在教育女儿时,燕轻尘都是榜样、正面的典型。
       所以,徐慧燕自上初中之后,她对于燕轻尘这个弟弟、小毛头,那是又爱又恨。
       表姐基于此种状况、心理,每一次,俩人在相处之时,她都很“威武”、很“霸权”。甚至,没事儿也要找个理由,打压、欺负一下这个榜样、正面典型,以便发泄她身心之中,那日积月累的郁闷。当然,在这其中,更多的还是亲情!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快步上前,接过姑姑手里的物品,以及,表姐身上的大背包。
       徐慧燕一抬手,摘下自己的小挎包,顺势挂到燕轻尘的肩上。同时,她一拍燕轻尘的胳膊,微微地调侃道:“劳烦法官先生亲来接驾,我是该感到荣幸呢?还是内心稍慰啊?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则低眉顺眼,尽显大内总管之姿。他“媚颜”讨好道:“娘娘一路舟车劳顿,还请恕罪于未能远迎。不过,家中的鲜果、香茶,已然齐备多时,速请娘娘移驾为幸。”
       徐慧燕嘿嘿的一笑,点头说道,“嗯,不错。小尘子的这波表现,甚合朕意。鉴于你如此得乖巧,今日就暂时放过你了。以后,更要深揣圣意,继续发扬啊!否则……狗头铡从事。”
       徐慧燕说完之后,她又微微地一挥手,做了一个威胁的姿势。
       姑姑抹了抹汗水。随即,微瞪了徐慧燕一眼。紧接着,姑姑又出声责道:“小尘身上的东西,已经很重了!你的那个挎包,就不能自己拿呀?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赶紧说道:“姑姑,您放心吧,我没事的。这些东西没有多重,我都拿得动。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并非客套之词。他身上的这些物品,也就七、八十斤而已。  这么一点份量,相对于燕轻尘而言,确实没有多重!甚至,若说是轻若无物,也算是恰如其份。
       四十分钟之后,三人回到了家里。姑姑与表姐俩人,很是惊讶了一把。
       因为,燕轻尘所说的“香茶”,并非是“自高”之词,而是,的确得名副其实!
       虽然,茶叶较为普通。但是,泡茶的这杯水,却非同凡响!——燕轻尘用的是天泉水。只不过,关于这一点,姑姑与表姐俩人,并不知其内情而已。
       然而,当相对普通的茶叶,融于绝世的天泉水中,两者所产生的效果,却没那么简单!
       姑姑与表姐俩人,在小口啜饮之后,大感口舌生津、唇齿余香之余。她们也都明白:像这样的一杯茶水,即使,就算不懂喝茶之人,也能品出其中的滋味。
       还有一点。尽管,燕轻尘嘴里的“鲜果”,并没有真正的实现。但是,他摘洗好的黄瓜、西红柿,却更胜于鲜果!
       刚开始时,表姐并不想吃黄瓜。可是,她在尝过一口之后,就显出咂嘴弄舌之态。并且,还一把拽过燕轻尘,咋咋呼呼地追问道:“小尘子,咱家的这个黄瓜,是新培育的品种吗?哇塞,简直比水果都好吃!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做饭的水平,姑姑并非一无所知。本来,她此番回到家里,原想着亲自下厨,给爷爷做顿饭吃,以示她的一份孝心。
       然而,姑姑在吃过午饭之后,她准备做晚饭的念头,立即就打消了!而且,还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       姑姑入髓地感觉到,今天中午的这顿饭菜,她不是在进食、满足口腹之欲。而是,在享受一件件的艺术品!

  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cxfyw.com。

绥阳县枧坝镇:“村管事”管出绿水青山“幸福不动产”。
浏阳一八旬老人离家后失联已6天,蓝天救援队出动无人机搜寻。
日本最新利率决议公布前夕,10年期国债连续2天“零交易”。
罕见!华慧能源创业板IPO受理近9个月无进展曾中途更换保荐机构。
/大楚府兵/费尼克斯家的猫/洪荒:从造化玉碟开始证道/捞不出的月/我的放牛班/雪梦江山。
/寒门枭臣/楚狂奴/阴阳界之仇仙/世家独一/我在七年等你(又名:素锦)/乐黎。
/启明/竹宴小生/孩子到底是谁的!/沈封??????? 文艺汇演,在大合唱《同一首歌》的优美旋律中圆满结束。
他希望会员们继续在教育岗位上建功立业,也可以在参政议政领域发挥界别特色,为我市教育事业出谋划策。
为适应高考综合改革,提高人才培养层次,五行自然道中学积极倡导私人定制个性化培养,实施班级定制、教师定制、方案定制、时间定制、竞赛定制,通过三年的全程陪伴和精细化的管理,全面提升学生的学科素养和学业水平。
基于艺术教育已经取得的基础,学校谋划了艺术特色项目三年规划,通过?四个一?提升普通学生的艺术素养,实现?学精艺勤,德艺双馨?的培养目标。
3月22日,宁波市教育局督导处副处长冯雪蔚、宁波市教育责任区督学章才根,莅临五行自然道开展督查指导工作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