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行家一伸手-花下青梅酒
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output class="gwdw"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/output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

<sup></sup>
新笔趣阁 > 五行自然道 > 第103章 行家一伸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3章 行家一伸手

        燕轻尘身心空灵,他在这种欢快的氛围中,略作准备,然后,开始了此行的目的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凝神聚意,他细细地诊脉完毕,又运用灵气,缓缓地感知了两遍。
       数息之间,当蔡淑芬的身体状况,燕轻尘尽予感知,并且,了然于胸之后,他这才缓缓地收了手。
       国忠臣站于一旁,他此刻的心情,颇有些起伏不定。
       稍后,国忠臣微敛心绪,他略显迫不及待之意,促声问道:“小燕,你觉得如何?诊察的结果怎么样?你婶子的这腿伤,状况严不严重?”
       蔡淑芬母女俩人,也于此之时,一齐望向燕轻尘。并且,四目之中,眼神皆有些复杂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略作思考,他斟酌着语句道:“婶子的伤腿之处,确实有点复杂,有些超出我的想象。不过,也并非全无办法,只是需耗时久一点。而且,婶子在治疗之际,会经受些痛苦,——很痛很痛的那种。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的性格,国忠臣已然颇为了解。如果,他说有办法治疗,那就不是宽慰、虚应之词,而是,他真得会有办法!
       故此,国忠臣心中激动,他一脸兴奋地说道:“那太好了!小燕,真是辛苦你了。我们这一家人,都万分地感谢于你!”
       国秀秀望着燕轻尘,并没有予以插话。但是,她脸上表露的神情,却尽显满满地崇拜!
       蔡淑芬瞄了丈夫一眼,她又看向燕轻尘,不是很确定地问道:“小燕,这是真的吗?你真得有办法医治吗?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煦暖的一笑,他看着蔡淑芬,眼神纯净如山泉,一望可见其底。然后,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 当此时刻,国忠臣一改沉闷之态,他殷切地问道:“小燕,那啥时候开始治疗呢?你看一看,还需要哪些药品、器具,详细列出个单子来,我现在就去购买、置办。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浅浅的一笑,他和声说道:“国叔,此事您先不着忙。稍后,我会列出个清单,便于您去添置、购买。然后,等到东西齐备之时,如果,婶子也方便的话,我马上就可以施治。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语气微顿,少顷过后,他略显迟疑地说道:“国叔,我给婶子治疗时,要采用针灸与推拿之法……您应该了解情形吧?婶子穿着衣服……您懂得吧?不便于施治,您觉得方便吗?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生长于山村,他对于普众乡民的心理、观念,还算是较为了解。——在多数的村镇之中,人们的思想,还非常的封建、保守。
       在此现状之下,女人去到医院看病,处于那种环境当中,要其脱掉衣服,让男医生予以检查、诊治。虽然,也会显露出害羞、难为情之势。但是,终究能予以接受。
       然而,一个家庭妇女,处于自家之中,被一个陌生的男人,——没有行医执照、治病资格的男人,又是看又是摸,这家男人就未必能接受。
       从而,夫妻引起家庭的矛盾、纠纷,甚至,闹出离婚、伤人致命之事,都不是啥个例。燕轻尘基于此点,他于方才之际,才略显迟疑之态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的这番话,蔡淑芬与国忠臣俩人,自然都能听懂。
       蔡淑芬微微地侧目,看了国忠臣一眼。与此同时,她那颇显风霜的脸上,渐有升温之意。
       国忠臣闻得此言,他先是一愣,继而,又嘿嘿一笑道:“小燕啊,你完全是多虑了。你国叔我,可没那么封建啊!更何况,你婶子的年纪,足以做你的妈妈了!”
       国忠臣笑声稍敛,他坦然地说道:“即便,你婶子很年轻,只有二、三十多岁,你也尽管放心、大胆地医治,你国叔我,还算是明白事理之人!并且,我任何的心理障碍,都不存在!”
       国忠臣如此地表态,燕轻尘得到确认之后,也就消除了这层顾虑。因而,事情也就变得简单起来。
       于是,燕轻尘提笔列单。随后,国忠臣外出了一趟,购齐了所需的草药、器皿等物。燕轻尘在逐一辨认,确定无误之后,施治也就此开始了。
       国秀秀颇为好奇,她犹豫了一下,小声问道:“小燕,我可以留在屋内,观摩、学习一下吗?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点点头,他和声说道:“可以。国叔也无须回避,都留在屋里吧。不过,你们尽量不要出声,更不能乱动。”
       国忠臣父女俩人,对于燕轻尘地叮嘱,自然是连连地点头。毕竟,事关着蔡淑芬的身体、伤情,父女俩丝毫都不敢懈怠。
       蔡淑芬颇有些拘谨。三人都置身于屋内,她在燕轻尘的面前,感觉尤其地难为情。
       蔡淑芬于踌躇、迟疑之际,本想先脱去上衣。然而,却被燕轻尘止住了。因为,上衣并不需要脱。
       蔡淑芬眼光闪躲,她在准备脱裤子时,内心很是紧张,双手都在轻微地颤抖。最终,在国秀秀地帮衬下,蔡淑芬才完成了此事。
       之后,蔡淑芬在床边躺好,她按照燕轻尘地要求,露出整条的大腿,——受伤的那条腿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目光澄澈,他的一支手,于自然、正常地动作,触碰于蔡淑芬的大腿时。国忠臣父女真切可感,这一刻,蔡淑芬的整个身体,竟然完全不由已控的,出出了一阵颤栗。
       似乎,蔡淑芬全身的毛孔,也于此之际,尽数地收缩起来。并且,身体也变得较为僵硬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动作轻柔,他和声说道:“婶子,您别太过紧张。这会儿,您先深吸几口气。或者,看看秀秀姐和国叔,予以分散一下注意力。”
       蔡淑芬不好意思的一笑,她微微地闭眼,开始进行深呼吸。
       于此之时,蔡淑芬并无所觉,但是,一侧的国忠臣父女俩,却看得较为真切。
       蔡淑芬的深呼吸,刚刚进行了一次。也就于此刻,只见毫光一闪,三根不同长度的银针,就如同凭空幻出一般,出现在燕轻尘的手上。
       然而,又是在刹那之间,蔡淑芬第二次的深呼吸,她所吸进的那口气,还未吐出之时。这三根银针,——燕轻手上的三根银针,就突然消失不见了。
       几乎,也是在同一时间,蔡淑芬的这条大腿上,相应的三处穴位之中,就“长”出了三枚银针。
       国忠臣有些目瞪口呆。人们常说: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。尽管,国忠臣并不是行家,但是,“有”或者“没有”,他还是能予分辨。

  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cxfyw.com。

中国农业大学邵阳生态绿色农业教授工作站落户洞口县。
应急管理部举办第三次金砖国家灾害管理部长级会议。
十年一舰——写在中国海军辽宁舰入列10周年之际。
紧急通告!昭通市盐津县寻找新冠肺炎阳性病例密接人员。
“阳澄湖大闸蟹”何以如此美味?昆山公安民警乐当“虾兵蟹将”,他们也有一份功劳。
/我在元宇宙里多角恋/夜夜梦呓/总裁大人,晚上见!/温小妖/穿越古代开书院/包子大魔王。
/都成圣主了,让我回地球?/浩然蒸气/某美漫的超级玩家/米一克/最强仙贱系统/恋上南山。
/皇子妃只想回家喂猪[星际]/狂渚五行自然道,金校长要求各班主任会后及时召开班级会议,寻找各自存在的问题,并认真研讨和采取对策,发挥集体的智慧和力量。
此次升旗仪式作为李惠利中学?惠利?讲堂的活动之一,旨在向全校师生展现李中焕然一新的朝气和继往开来的勇气,以国旗班和学生会为代表,向祖国表达少年人求新争新的决心。
下了车,同学们进入古色古香的宛平城。
陈助理五行自然道强调:师生的饮食安全责任重于泰山,希望食品安全管理人员和所有从业人员时刻绷紧这根弦,为全校师生提供安全、优质的服务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