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 轰隆一声-花下青梅酒
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output class="gwdw"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/output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

<sup></sup>
新笔趣阁 > 五行自然道 > 第105章 轰隆一声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5章 轰隆一声

        燕轻尘单手轻抹,这个很显眼的鼓包,立时就被他划破。随即,一股黑褐色,带着浓浓恶臭的液体,也应势而涌出。
       国秀秀轻掩口鼻。因为,不消片刻之间,整个房间之内,都充斥着这抹味道。
       时间过去了有三分钟,直到这个划破之处,浓液流净,又渗出几滴鲜血之后,燕轻尘这才动手止血。然后,将此处划破的位置,尽予处理完好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轻舒一口气,他对着国忠臣言道:“国叔,婶子的身体状况,并不算很好,承受能力也差了一些。我们今天地治疗,就先到这个程度吧。”
       随即,燕轻尘又叮嘱道:“我开的这些药里,兼有调养、滋补身体之功效,现在,您就把它熬了,给婶子喝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微顿过后,他继续说道:“鉴于婶子的身体状况,我下一步地治疗,只得暂缓两天。要给婶子留出一点时间,便于她调整身体。之后,我会视具体的情况,酌情进行施治。”
       国忠臣自然没有异议,他对于燕轻尘的此议,唯有连连地点头应承。然后,动身去到厨房煎药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略作整理后,他转身走出了房间。这时,蔡淑芬才重新穿起衣服。
       国秀秀一边帮着妈妈,一边小声问道:“妈,现在,您感觉怎么样?腿部是不是好一点儿?”
       蔡淑芬意态疲虚。然而,在她苍白的脸上,却微显一抹喜色。
       蔡淑芬略调呼吸,她有些释然地说道:“此刻,我的身体之中,虽然,没有一丝的力气。但是,却能真切地感受到,我这条伤腿,没有之前那么沉重了。而且……”
       蔡淑芬微微地蜷腿,之后,她肯定地说道:“而且,疼痛也稍有所缓。照此看来,小燕的这次治疗,应该是有些效果。不对!是很有效果!”
       国秀秀脸色更悦,她听到妈妈这样说,自然非常地高兴。毕竟,燕轻尘的一番操作,在减轻妈妈的痛苦之余,她还能目睹一种“神”术。
       与此相应的,国秀秀想学医的意愿,不仅变得更为高涨,而且,还更加得迫切了!
       国秀秀整理好床铺后,她才回到自己的房间,去学习功课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忙完这一切时,已然将近中午。国忠臣不由分说,定要留下他吃午饭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并未客气,随后,他再次进到厨房之中,略展极味之手,烹煮了一顿午餐。燕轻尘吃过午饭后,他又叮嘱了几句,这才起身离去。当然,还有那个小跟班——“墨砚”。
       旧历正月初十,唐元伯于一大清早,就坐车离开了帝都,前往安丰县而去。
       唐元伯并非孤身而行,与他同乘一车之人,还有外孙王俊川。王俊川充当着司机,他驾驶着一辆越野车,——国产中档次的越野车,载着外公一路同行。
       唐元伯于初八上班时,就开始着手安排工作。他花了两天的时间,将一应的工作交待完毕,于初十清早,祖孙儿俩人,就驾车离开了帝都。
       唐元伯在上车之前,他给燕轻尘打过电话,通知于他,自己已经出发了。
       唐元伯打这通电话时,王俊川并没有在场。汽车进入东省之后,在驶下高速公路时,唐元伯则再度地通话。
       当此之时,王俊川正在开车。故而,唐元伯这一次地通话,他自然有所耳闻。
       王俊川于起初之际,他对于外公的这通电话,根本就未予在意。因为,王俊种的整副心思,正处于郁闷之中。——离开奢华的帝都,前来这种荒山野岭、鸟不生蛋的地方,他万分得不情愿!
       然而,王俊川又毫无办法,更不敢不从。所以,他的内心之中,无比地煎熬、烦郁。
       值此之时,外公于后排座位上,嘴里“小燕啊、小燕啊”,叫得那是一个亲切、热络。即便,王俊川有些心神不属,可是,耳朵却没有毛病。
       所以,外公这般的一个称呼,王俊川自是尽于耳中,并且,还听得清清楚楚。与之相应的,这样的一种情形,也引起了他地注意。
       因为,王俊川的脑海之中,也于这一刻,完全是不由自主的,蹦出了一个身影——燕轻尘。然而,仅于一息之后,王俊川的头脑之中,就爆出“轰隆”的一声。
       因为,“安丰县”这个名字,他猛然间有了印象!
       王俊川于前段时间,实施投石问路之举,——试探于燕轻尘的底细。他通过家族的势力,给法大的校领导施压,把燕轻尘的实习单位,安排到偏远之地。
       其实,王俊川的这一做法,就是以试探为主。当然,在这其中,他若能收到一点利息,也并不介意。
       之后,时间并未过去多久,对方就予以回复说,此事已经安排妥当:燕轻尘的实习之地,被安排在东省的安丰县,一个普法的工作站。——那是一个贫穷闭塞、大山深处的破落之地。
       王俊川得此回复时,他并未予细究。毕竟,凭着家族的势力,他所托之人,真要办这么一件小事,毫无挑战性。——相比于普通人喝瓶饮料,两者间的难易程度,几乎可以等同。
       再之后,马天成等四人,就先后发声警告于他,王俊川则栗栗危惧,都差点吓瘫了。最终,老爸王维民,又对他施以惩罚,——作出了禁足之举措,并且,还要予以深刻地反省。
       王俊川在这段时间里,他对于燕轻尘这件事,就选择了忘记,——朝着一干二净的方向。
       王俊川于此情境中,他猛然的一激灵:外公嘴里的这个“小燕”,不会是燕轻尘吧?王俊川也是于这一刻,颇有些心潮翻涌。
       俄顷过后,王俊川念头几闪,他为了验证这一想法,决定略作试探。
       王俊川声色不露,待外公收起电话时,他一边开着车,一边假意笑道:“外公,我们这次去拜访之人,是您的老朋友吗?听您这说话的语气,那么得亲切,我都有点嫉妒了。”
       唐元伯并未深思,他欣悦地言道:“算不上老朋友,我们只是于火车上,短暂地相伴了一程。不过,他在我的心里,已然视为子侄、晚辈而待了。”
       王俊川心中一动,他略显讨好之意道:“外公的一双慧眼,我是五体投地佩服。此人能得您地赏识,将之视为子侄、晚辈而待,他可真是好福气啊!”

  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cxfyw.com。

木星与地球将于9月26日“相会”。
疯狂的美元,逼空全世界:欧洲股债汇三杀,国际原油、黄金、虚拟货币全崩了。
经受多重考验我国如何实现粮食稳产丰收?。
广东倡导国庆假期本地过节,还有这些要注意→。
克宫:俄乌需要开展谈判进程,但缺少先决条件。
/遨游在无数位面世界/倾城蓝夜/大佬每天都在挖坑种对象/公子唐小柒/卿影非卿/【天凉】好个秋。
/鬼驭人/爱吃腰花面/末日夜叉恸/流云飞渡/亡灵之师/爱淋雨的稚子。
/西月女王陛下/吉吉小鱼/失控惹火/伊吾渔/止于终年/莲花下。
宋老师特别提出,比起身体上的欺凌,教师们更应该警惕辱骂、诽谤、孤立等心理上的欺凌。
新课程要求学校有崭新的管理和全新的氛围:崇尚学术崇尚教研的氛围;教师间相互关爱,相互合作切磋的校园文化;把学校变为学生成长的场所,变为教师成就事业、不断学习和提高的学习化组织等已成为众多教师的追求。
基于学校教研组历时一个月对自身优势与不足进行教研分析和整理,各个教研组将分析文本传送给专家组供其分析与研究。
11月17日上午,五行自然道区督导室第一责任区责任督学徐庆军、督学周小荣、熊荣、陈冬平、郭钰铭到五行自然道中学就?学生学习、体育锻炼和课业负担情况?进行专项督导。
为此,望江中学在县局支持和指导下,高度重视,提早精心准备,从人员安排、考试行程、实验设施准备等,都力争做到缜密细致,为考试能有序顺利进行奠定了必要的基础。
这在宁波市来说,还是第一家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