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恩同再造-花下青梅酒
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output class="gwdw"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/output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

<sup></sup>
新笔趣阁 > 五行自然道 > 第118章 恩同再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18章 恩同再造

        燕轻尘回身而去,他仅于片刻之间,就拿过来一袋面包,以及,一瓶清水。然后,温柔地递给小女孩。
       同时,燕轻尘情切地说道:“小妹妹,你还没吃饭吧?哥哥和伯伯的面包,你先吃一点儿。一会儿,哥哥再帮着你,把这捆柴抬回家,好不好?”
       尽管,小女孩那双虚弱、饥渴的眼睛,紧紧地盯着这袋面包。并且,她吞咽着口水的动作,还极为得明显。可是,她的那双小黑手,却快速聚拢到身后。
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小女孩还用力地摇着头,她一边向后躲闪着,一边连声地说道:“谢谢哥哥,我不吃,我不吃。我不饿,我爸爸还没吃饭,他还饿着呢。”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心中一翻个儿,——小女孩眼中的神色,身体所发出地动作,他尽皆入目。当此之际,燕轻尘微微地感慨:穷人的孩子早当家!这个小女孩,还真是很懂事啊!
       燕轻尘感此情景,心中则更涌怜惜。随即,他温柔地说道:“小妹妹,你看看,哥哥带来的面包,还有那么多。你先吃一点,等你吃饱了,哥哥再拿一些,带给你的爸爸吃,好不好?”
       或许,燕轻尘的真心与诚意,小女孩切身地感觉到了;也或许,燕轻尘的最后一句话,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小女孩眼中含泪,双手快速地接过面包,然后,再次地给予燕轻尘道谢。随后,小女孩有些迫不及待,她抓起一片面包,就往嘴里塞去。
       小女孩真得很饿!一块巴掌大的面包,两口就被她吃掉了。她由于吃得太猛,还噎得直皱眉头、伸脖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心中更怜,他将一瓶清水,递给小女孩。同时,又轻伸出一支手,徐抚其背部,以助其缓解噎食之状。
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燕轻尘柔声以慰:“小妹妹,咱别着急,慢一点吃好不好?哥哥这里,还有好多的面包。一会儿再拿给你,给你的爸爸带去,你看好不好?”
       小女孩吃到七分饱时,燕轻尘适时地出声,阻止了她继续进食。因为,燕轻尘医理于心,当此时刻,小女孩吃得过饱,这并不是什么好事!
       此际,国忠臣也蹲下身来,对着小女孩说道:“小姑娘,你带着伯伯和哥哥,去到家里好不好?让伯伯也了解一下,到底是哪个坏人,把你爸爸害得残废了?”
       小女孩的心思,还是比较纯朴、简单。她经过刚才之事后,对于燕轻尘俩人得好感,则大大地增加。几乎,小女孩都没作犹豫,她就领着国忠臣俩人,走向了家中,——郑富贵的家。
       郑富贵卧于木床上,此际,他形如槁木,颇有万念俱灰之意。然而,也就在这种境况中,郑富贵见到了一个人,——一个改变他命运的人!
       郑富贵在此期间,他于唉声叹气、尽情地发泄中,将自己这两年的遭遇,当着国忠臣之面,悉数以告。
       郑富贵在倾诉完之后,他再度重重地一叹。尽管,郑富贵十足地怀疑,甚至,极度地确定,当初的那把莫明大火,就是那位乡领导,——与本村的妇女主任,关系混乱的那位乡领导,指使他人所为。
       可是,时间过去了这么久,郑富贵一介草民,又无任何的证据,如何去与官斗?!
       更何况,郑富贵也较了了解,乡里的这位领导,不仅在安丰县有靠山。并且,就算是于市里,也有着不小的能量。
       所以,郑富贵为了女儿,他唯有忍气吞声,委屈求全了。
       国忠臣在听完之后,他对于纵火一事,也只有无奈!——深深地无奈。
       因为,在石门村中,——这个封闭、落后、村法大如天的村寨,像郑富贵这种人,除了以命搏命之外,确实,他毫无任何办法可言。至少,没有什么较为实质、有效的办法!
       所以,国忠臣于内心之中,除了深表同情以外,剩下的,也唯有无奈!——深深地无奈!
       郑富贵的此番遭遇,在法律这一层面上,国忠臣与燕轻尘俩人,确实帮不上什么忙。但是,在生活与康复这些方面,燕轻尘却可点石成金!
       燕轻尘着手成春!郑富贵的那条伤腿,以及,身上的各处内外伤,在他精绝地医治下,没用上二十天,就尽予康复。此外,燕轻尘还慷慨解囊,助以郑富贵生活之资。
       郑富贵康复的那一天,他切身所感,整个人的身心状态,比之未受伤之前,还要更为得健康、良好!
       郑富贵对于燕轻尘此举、此情,那是万分地感激!若非燕轻尘及时地阻止,他与女儿俩人,就差了那么一点儿,要给燕轻尘磕头谢恩。
       也是自此之后,燕轻尘在郑富贵的心里,那就是他的恩人!——恩同再造之人!
       任小羽于当地而言,算是一个寡妇。
       任小羽于大喜当天,她还未进入洞房,就成了寡妇。结果,喜事变成了丧事。
       任小羽是河涧村人,——贫穷、落后的安丰县,封建、保守的河涧村人。
       任小羽生为女儿身,她于如此的环境中,不用想也可知,命运将会是何等状况。
       任小羽的长辈、父母,其重男轻女的观念、思想,那是代代相传、根深蒂固的。所以,任小羽初中还未毕业,就因为家里没钱,让她辍学了。
       尽管,任小羽的学习成绩,非常得优异,一直排在班级前三名。然而,她如此良好地表现,却无法改变此种状况。
       任小羽在辍学之后,她就开始当牛作马,帮着家里种地、养猪、放羊,为家中赚取收入。
       可是,任小羽起早贪黑、没日没夜地付出,她所赚来的这些钱,却一分也得不到,——全部由其父母掌控,留作她的两个哥哥,以后讨老婆之用。
       然而,情况尽管如此,任小羽依然不受待见。她还在未满十八岁时,就被父母以三万块钱,把她给“卖”了。——“卖”给潘庙村的村长家,那个智障的儿子做老婆。
       非常实际地讲,三万块钱的彩礼,在那个年月之中,绝对堪称是天价!当然,即使是到了现在,就整个安丰县而言,三万元也是不菲之数!
       任小羽的父母,之所以着急地“卖”她,这只是因为,她即将过门的嫂子,也要彩礼。而且,数目还不小!

  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cxfyw.com。

白关中心小学:预防校园欺凌共建和谐家园。
广湛高铁阳江制梁场首孔梁预制正式开启。
父亲送女儿上大学哭成泪人,母亲:怕别人看见,只能躲车里哭。
沈阳南京一校长白岛一分校举办首届校园丰收文化节。
16分钟急救旅客四川中医泸州机场上演“生死时速”。
乌干达埃博拉确诊病例增至11例,已有多人死亡,疫情来源仍在调查。
广东江门交警:中江高速横栏段交通中断,江门往中山方向车辆注意绕行。
/世尊永恒/驴老二/一棒横扫系统/林家小奇/末日系统出了BUG/吾好梦中写书。
/一下船独苗苗都没有了/风风山长/与你暗恋/沈忺/专撩女主白月光(快穿)/无牙子。
/云仙君/黑弦/跨越天穹/孤星启辰第二阶段:研讨。
此次?新课程、新高考、新课堂?宁波市主题基础教育教学展示活动的圆满举行,不仅拉近了大家的距离,碰撞出思想的火花,在愉快轻松的氛围中传递着知识与力量,为全宁波市艺术教师不断学习提供了很好的平台。
11月15日,由宁波市教育局、共青团宁波市委主办的2018 DI宁波市青少年创新思维《团队挑战》《校间挑战》赛在华师大宁波艺术学校顺利举行,五行自然道两支代表队经过激烈角逐,荣获《校间挑战》赛中学组总分第一名和第三名的好成绩。
就在这轻松愉快的谈话中,他了解学生的思想动态,及时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。
经核票统计,由戴文军书记当场宣布许易老师当选为工会委员,会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
最后,滕跃进校长寄语全体学生:经过一学期的校园学习、生活,同学们有了不少进步与成长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