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 当断要断-花下青梅酒
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output class="gwdw"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/output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

<sup></sup>
新笔趣阁 > 五行自然道 > 第154章 当断要断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54章 当断要断

        燕轻尘动作不停、连贯,他左手顺势一挥,轻抹过脚下的地面。
       于是,那一大摊散落的茶叶,如同是磁石吸铁屑一般,被他尽数地收于盒中。从而,客厅的地面之上,再次地干净如初,毫无半点儿茶叶遗漏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身形未停,他右手带上其它之物,迈步向门口走去。
       楚湘婷与燕轻尘之间,俩人高中三年,大学四年,相识、相恋了七年。因此,她对于燕轻尘的性格,自然是非常地了解。
       楚湘婷当此之际,她入髓所觉,如果,燕轻尘以如此之态,如此之方式,离开了自家的大门。那么,他很大得可能,在这一生之中,都不会再登此门!
       楚湘婷于这一刻,她倍感到伤心欲绝!并且,更觉得极其地无助!
       于是,楚湘婷双膝一软,跪倒在姜美娜的面前,同时,杜鹃啼血般地哀求道:“妈,妈,我求求您,别让轻尘走!妈,我求您了,别让轻尘走……”
       姜美娜心绪起伏,她面对着女儿地哀求,曾有过一息地犹豫。可是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基本已经无法挽回!因此,颇显出无动于衷之态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伸手拉开房门,迈步走了出去。然后,又顺势将其带上。
       楚湘婷目睹此景,她那颗泣血、空虚的心,也就在这一刻,似乎,完全失去了感觉。
       楚湘婷目光呆滞,她看着合上的房门,以及,那道消失的身影,——燕轻尘的身影,然后,喉咙里弱弱的,发出了一声悲鸣。随即,身体便软软地倒下,昏厥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虽然,燕轻尘当此之时,内心之中很乱,——从未有过得乱!可是,他在迈步下楼之际,对于楚湘婷的状况,还是能清晰地感知到!
       尽管,燕轻尘很心疼!甚至,他差了那么一点儿,就要转身而回,进屋去抚慰、施治于楚湘婷。可是……
       燕轻尘却只能十指紧握,指甲差点就嵌入肉中。从而,极力地控制了此念。
       毕竟,燕轻尘也能大体所感,楚湘婷这一次地昏倒,只是急怒攻心所致,身体并不会产生大碍。稍后,她自会渐缓而醒。只不过,楚湘婷于此过后,却需要调养一段时间。
       燕轻尘身形略顿之后,他颇为无力地一叹,然后,缓步走出了楼道。
       楚湘婷毫无征兆地晕倒,瞬间吓到了楚卫城。同时,也把姜美娜吓个够呛。
       楚卫城弹身而起,他一个箭步,就蹿到女儿的身边,然后,对女儿进行察看。
       姜美娜则在一激灵之后,迅速地抓起电话,去呼叫救护车。
       楚卫城办案半生,他对于简单的急救常识,还是懂得一些。于是,楚卫城依据自身经验,连连施展急救手法,从而,对楚湘婷进行救护。
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楚卫城的措施很得当,他的这些急救方式,还是颇具一些效果。于是,楚湘婷在片晌过后,救护车来此之前,就已然醒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楚湘婷目光呆滞、涣散,精神更见疲靡、萎顿之态,毫无一丝往日的活力。
       并且,她还一句话都不说,只是默默地流泪。同时,依任姜美娜围在身边,又是对她摸头,又是拍她的脸,又是出声问询,却不作一丝回应。
       楚卫城很心疼!他见到女儿此状,胸中一阵阵地湮塞。
       随即,楚卫城轻叹一声,他亲情尽透地说道:“闺女啊,你没事吧?!爸妈都很担心你啊!你不要怪爸妈,我们就你一个女儿,你就是我们的心肝啊!”
       楚卫城父爱厚重,他垦声而言道:“闺女啊,爸妈真心地希望你,将来不会吃苦受累,能够生活得幸福、美满。爸妈的这番心意,你真得不明白吗?”
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楚湘婷呆滞的眼珠,似乎,微微地转动了一下,从而,略显现一丝焦距。
       稍后,楚湘婷的语气,尽显无力、嘶哑之势。她虚弱地说道:“爸,您并不是我。您如何就能确定,要过上怎样的生活,才是我想要得幸福……”
       楚卫城轻吐一口气,随后,他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闺女啊,爸妈是过来人,人生、社会的经历,远比你要丰富得多。我们自然能懂得,怎样地选择才是好,怎样地选择须舍弃。”
       楚湘婷缓缓地抬起手,轻抹了一把眼泪。然后,双眸直直地盯着老爸,语带一丝波动问道:“爸,妈妈当初嫁给您时,您就是现在的职位?咱家就是现在的条件吗?”
       楚卫城微微地苦笑。他被女儿如此目光而视,稍显得有一丝尴尬。
       少间过后,楚卫城略作措词道:“那到也不是。不过,爸妈认识的时候,咱们整个的国家,都非常得贫穷,家家都不算富裕……”
       这时,姜美娜则插话道:“这有可比性吗?即使,你爸当初不是局长,咱家也非现在的条件,可是,也比你嫁去穷山沟,嫁给一个种菜的农民,不知要强了多少倍!”
       楚湘婷微微地抿了抿嘴,她对于妈妈的这句话,并没有予以回应。稍后,她疲惫地说道:“爸,我今天很累,想回屋去休息了。”
       楚卫城目送着女儿,待她走进卧室、又关上房门之后,这才看向了老婆。同时,稍显奇怪地问道:“美娜,你今天是怎么了?怎么这么得尖酸、刻薄了。平常之时,也没见你这样啊?”
       姜美娜于此之际,心里也很烦乱。她对于丈夫的此问,颇有些头疼地回道:“我们的那个领导,他是个什么样的性格,你就算不了解,也总该有个耳闻吧?”
       随即,姜美娜微微地一叹,然后,她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我要是真惹得他不快,那么,往后的日子,就难以安生喽!甚至,明年会不会被退休,都在两可之间啊!”
       楚卫城闻得此言,他轻轻地点头道:“女儿的这件事情,确实有点棘手。不过……”
       楚卫城一顿之后,他略作劝言道:“闺女与这个小燕之间,即使,你一万个不同意,也可以讲究一下方式、策略嘛,没必要如此的恶语相加,丝毫都不给人留情面,从而,让人家下不来台吧?”
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姜美娜白皙的脸上,显现出一缕疲惫之色。
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她发泄一般地说道:“我能怎么样?还不是形势所迫啊!既然,最终的结果都一样,那就要当断则断,给他们下点猛药,以免过后还心存侥幸,从而,继续地纠缠不清!”

  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cxfyw.com。

总规模335亿!财信证券助力岳阳南湖城投乡村振兴公司债券成功发行。
瑞典克朗对美元汇率创历史新低。
一系列政策出台化妆品行业加强监管。
新华全媒|走进广东徐闻看数字化让丰产变丰收。
黑龙江哈尔滨新增19例新冠病毒阳性感染者轨迹公布。
奋进新征程建功新时代|第十三届中国艺术节专刊(三)。
哈尔滨警方发布通告:征集韩小明等人涉黑涉恶犯罪线索。
送你一朵大红花。
/我不想长生不死啊/吃白菜么/竹马的竹马/几携/安德鲁和安德烈/貔柴。
/我在睡梦中偷看鸳鸯谱/恩惠倩文/裹尸/动力菠菜/站住!那边那个弓箭手!/禾木染染。
/《死神同人BG》虚洞/月羽楓/重活之美女如云/6痕/朕每天都想退位[重生]/东家小娘子。
坚持理论带团、理论兴团、理论强团。
“只要我们有对教育事业的执着和真诚,有县委、县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的关怀和支持,有我们望中人团结协作、开拓创新、务实求真的创业精神,我们一定能够趟过前进道路上的坎坎坷坷,更加顺利地走向一个新的起点。
峰会期间,学校还召开了中澳班办学和课程建设专题研讨会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