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章 辩证而言-花下青梅酒
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output class="gwdw"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</output><form class="gwdw"></form>

<sup></sup>
新笔趣阁 > 五行自然道 > 第440章 辩证而言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40章 辩证而言

        燕轻尘眸光清亮,他看着正侧转过身来,并且,已然伸出一支手臂,欲抱自己的乔伊诺雅,心中则一息而生感叹:乔伊诺雅的体质,还真是强悍啊!
       毕竟,燕轻尘屡历“实践”:若换作是其她女人,在经过如此之仗阵,这般的激情、释放之后,很大得可能,则要酣眠到早上七、八点钟,才会自然地睡醒!
       然而,乔伊诺雅这个外国妞,竟然只睡了四个小时,她就正常地醒来!
       其实,燕轻尘于这一次之中,他是完全地料错了!
       非常客观地讲,乔伊诺雅的身体素质,确实有些顽强。但是,仅稍好于一般人而已,还达不到强悍的地步!当然,更未“皮实”到这种程度!
       其实,乔伊诺雅之所以“经久”,并且,表现出很强的“战斗”力,还有,体力得以快速地恢复,并非是她体质的原因。而是,乔伊诺雅自身之诅咒,以及,她体内那些阴暗、负面之气息,所双重作用的结果!
       以辩证法来观之,若光从此点来讲,乔伊诺雅身中之诅咒,也并非全然是坏事。至少,这点儿还算是可取之处。
       乔伊诺雅柔伸手臂,她揽住燕轻尘的腰身,并且,那双明媚的蓝眸中,还尽显欢愉、畅然之色。
       乔伊诺雅凝视着燕轻尘,于此黑夜之中,那双更为澄澈、纯净的眼睛,身心在倍觉安然、温馨的同时,更升腾起无上得满足感!
       乔伊诺雅于此情此景中,她并不想说话,而是,手臂一息地用力,从而,将燕轻尘的身体,与己搂抱得更紧一些。
       随之,乔伊诺雅缓伸臻首,并且,轻轻地吻上燕轻尘。随后,金风玉露则再相逢……
       任小羽脸上泛红,并且,胸中更见波动、纷乱之象。与此同时,任小羽的身体内,还堪比着细波一般,涌动着汩汩得燥热。
       任小羽住在隔壁。——燕轻尘房间的隔壁。本来,任小羽于今晚之际,她略觉得有点儿累,更有些困倦。可是,任小羽却于此之际,再无一丝的睡意。
       任小羽因之燕家传统,从而,她的作息一象很规律!
       故此,任小羽在吃过晚饭后,她如常地洗漱完毕,便早早地上床去休息。因为,明天还有事情要做。——任小羽要一早就起床,然后,组织人去摘菜、分装,并且,送菜到山脚。
       当然,每天皆早睡早起,这也是一种习惯。——农村人的习惯。
       然而,任小羽如往常一般,她正处于意识模糊,并且,即将入梦之际,却被某种额外的声音,搅扰到了睡眠。
       任小羽有些心绪起伏。她待意态清明,并且,神思恢复正常之时,则即刻便明白:这种额外之声音,究竟起源于何事了!
       任小羽略感黯然!她入耳着此种“异常”之音,意绪于暗自失落之余,身心也泛起某种燥热,某种萌动……
       任小羽紧紧了薄毯,并且,轻轻地咬了咬牙,从而,克制住由于某种声响,身体所引起地反应,——一种心有所思,身体内那本能地反应。
       郑小娥与她同屋而住。恰于这一刻,郑小娥则翻了两个身。似乎,她也被这种“奇怪”的声音,搅扰到了睡眠。
       于是,任小羽则于此情境中,心里默默地“数羊”!并且,更在这种“靡靡”之音中,挨过了某种煎熬,从而,迎来了往日的谧夜。
       然而,任小羽却难以安枕!似乎,今天的这个夜晚,注定是个不眠之夜。
       因为,任小羽数了上万只羊,并且,当她非常努力的,平息了自身的“心烦意乱”,从而,再次浅浅地入睡后。可是,时间却并未过去多久,隔壁房间的那种声音,——让人不安、牙痒的蚀魂之声,却再次地连绵袭来!
       毫无疑问,任小羽也再度被吵醒!
       任小羽有些愁苦,有些哀叹!燕轻尘你个……你个……
       虽然,任小羽内心着恼,可是,若让她怨责于燕轻尘,并且,给其罗织个名词,——不好的名词。比如:害人精、扰人的家伙、祸水之源……等等,任小羽却很难说出口!
       第一,任小羽不想如此做!因为,她若真行此举的话,那么,则深觉有愧于燕轻尘!甚至,良心都不会安生!
       第二,任小羽是真心舍不得!——舍不得去“遣责”于某人!
       事实而言,任小羽自始至终,她只是想全心全意、身心尽付的,去维护于燕轻尘。从而,内心中则毫无一丝,想要微词他之意!
       最终,任小羽化做一声默叹:小尘啊,小尘啊,我真是要让你害死了……
       郑小娥于这一刻,她也自迷蒙中醒来。
       郑小娥于片刻之后,她睁着纯真的大眼睛,悄声地询问道:“小羽姑姑,诺雅阿姨的病,非常得严重吗?你听听,诺雅阿姨叫得很大声、很痛苦呢!”
       任小羽有些哭笑不得。不过,她还是柔声说道:“小娥,你诺雅阿姨的病,确实非常得严重,好像,除了你燕叔叔之外,世上则再没有任何人,可以治疗于她。如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任小羽轻微地一叹,她心泛同情之意道:“如果,你燕叔叔也无能为力……那么,你的这位诺雅阿姨,她则将很快地死去。”
       郑小娥听得此言后,小脸上则顿显悲戚之色。或许,她想到了自己的妈妈。
       郑小娥于少顷过后,她微微地点头道:“小羽姑姑,这样看来,诺雅阿姨的病情,真得是特别严重呢!要不然,她也不会在夜里,忍不住叫得这么大声、痛苦呢!”
       随即,郑小娥目光闪动,并且,她目显回忆之色,然后,语带自豪之情道:“我在上一次时,也生了很重的病。可是,叔叔在给我扎针时,我就没有哭,更没有叫出声来。”
       任小羽听得郑小娥此言,心绪则稍有所缓解。随后,她脸泛柔和地一笑,并且,语作鼓励之意道:“小娥真是个好孩子!你也很勇敢,更非常得坚强!姑姑都很佩服你呢。”
       郑小娥略现高兴之色,并且,她语作期待地疑问道:“姑姑,叔叔的医术那么高明,诺雅阿姨的病,叔叔一定可以治好,是吗?”
       任小羽对于这个问题,她是真得不能确定!不过,任小羽却以祝福之语气,并且,表情认真地说道:“我相信,你燕叔叔一定有办法,然后,治好你诺雅阿姨的病!”
       郑小娥身心受到感染!于是,她充满信心地说道:“我也相信燕叔叔!因为,他是天下最厉害的人!他一定会治好诺雅阿姨!”
       时至此际,隔壁的女音独鸣,——那“欧耶”地呼号之声,则恰好雷收雨住。于是,燕家大院重归于宁谧。
       任小羽值此之际,她轻柔探出一伸手,为郑小娥掩好薄毯,并且,抚声而言道:“小娥,你再睡一会吧。现在是暑假,又不用去上学。”

  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cxfyw.com。

/就要缠着你/曾痞老板/永夜之后/醉孤风/天时之作/乳酪没动。
/小米的青春祭行/A敏/春花秋逝/栊帘月空痕/涅槃重生之吾为男神/妃玖兰枢。
/都市打脸狂人/迷芒了半辈子/清白之耳/心悦君言/我在魔法世界练九阳!/一利降十会。
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,大家的配合之间也常常会出错,但是在这里没有互相埋怨,而是相互鼓励,彼此信任。
为进一步推进智慧课堂建设,提升教师信息素养与能力,实现惠利课堂教学质量的持续提升,开展此次智慧课堂教学优秀集体与个人评选活动。
   随后进入结题论证会的第二个议程,专家对课题进行点评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